呼和浩特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行情

良婿齐眉 第032章 要成亲了

时间:2020-03-13 来源网站:呼和浩特汽车网

良婿齐眉 第032章 要成亲了

被留下来,陆宣的心里总是有几分惴惴不安,就怕沈命定是别有意图,在房里来回地踱步,听到外面有一点声音就会开门去看一下。

“茹姑娘。”

外边的敲门声和叫唤声也传入了陆宣的房内,陆宣走到门口,打开一条细缝去看。

文嘉烁端着让厨子重新准备好的饭菜来到了茹婉歌的房外,一只手去有节奏性的敲了敲门。

茹婉歌很快开门:“少将军。”

文嘉烁神色没有什么起伏,只是将自己手中的食篮递到离茹婉歌更近:“茹姑娘,我此番前来是有一事请你帮忙。”

茹婉歌看着食篮,又抬眸看着文嘉烁:“少将军要我帮什么?”

“殿下至今尚未入食,军中人士均拿他没辙,所以在下特来请茹姑娘帮忙送一送晚膳,请他入食。”文嘉烁义正辞严。

“……”茹婉歌想了想,小心翼翼的问,“他心情不好啊?”

“我也不知道。”文嘉烁回答。

茹婉歌嘴角抽了抽,大家都拿他没辙,所以要把自己也推上去了吗?

“那就辛苦茹姑娘了。”文嘉烁这回笑笑,直接的将自己手中的食篮放到了茹姑娘的手中。

明明也谈不上多重的东西,在看到文嘉烁就这样转身走了以后,茹婉歌只觉得好重好重。

茹婉歌想叫住文嘉烁,最后作罢的看了看食篮。

沈命定不吃东西,去看看也好,然后将自己的房门关上就走了。

看到她走了,陆宣的心里就好像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狠狠的痛了一下,脚步不由自主地要跟上去。

来到了沈命定的房外,茹婉歌有些犹豫地看了看手中的东西,咬了咬牙才下定决心的样子去敲门,嘴巴才刚刚张口没有发出声音就听到了里面的一声怒吼:“不吃。”

茹婉歌身子一颤,真是不待沈命定这么吓人的。

“太子殿下,我是婉歌,不吃东西对胃不好的,你让我把东西放进去,你吃一点吧!”茹婉歌觉得自己就是纯粹找抽的。

茹婉歌的眼珠子转动了几圈,也没有等到沈命定开门,她都不指望准备转身要走的时候,反而听到门“咯吱”一声打开了的声音。

茹婉歌登时一个激灵地转身回去,将笑容堆积到脸上,对着沈命定一副“我刚刚没有要走”的心虚模样。

沈命定只是看了她一眼就返回房内,然而门并没有关上,茹婉歌想,这应该是让自己把饭菜送进去的意思。

于是,茹婉歌大胆的走了进去。

躲在一处柱子后的陆宣见到,面露愤怒,手握拳头,关节咯咯响。

茹婉歌踏进门槛就看到了摔碎的酒罐子,流淌在地面上的酒已经干得剩下一点了。

茹婉歌不做多想往桌子那边去了,将食篮里的饭菜一样一样的摆出来,一边时不时地就偷偷的去看一眼沈命定。

沈命定返回以后就回到了书案前坐下了,面无表情里隐隐约约的渗出阴霾。

“殿下,不先吃东西会凉的,凉了就不好吃了……”茹婉歌说到后面自己都不知道说的什么。

却见,沈命定已经离开书案朝着这边走了过来,到桌前的杌子坐下了。

沈命定也一句话都没有说便拿起碗筷吃起来。

茹婉歌惊愕之余也暗暗松了一口气,然后大胆地坐到了他旁边的位置,看着他:“太子殿下,你心情不好啊?为什么呀?”害怕他不喜别人追问,于是她问得很小声,很谨慎。

沈命定歪过脑袋与她对视:“你猜。”

茹婉歌轻轻地咬着自己的下唇想了一下,想不出来的她笑眯眯的对着沈命定:“婉歌不才,怎好乱猜?”

沈命定放下碗筷,审视一般饶有兴趣的看着茹婉歌。

起初,还不觉得有什么,慢慢的茹婉歌就不自在了,勉强一笑:“殿下怎么不吃啦?”

沈命定看向前方,清淡道:“你和陆公子自幼就订的婚约?”

“好像是。”茹婉歌忽然一只手撑着自己的下巴说。

沈命定见她如此冷淡,有些讶然,眉间紧蹙:“是就是,不是就不是,哪来什么好像是,茹姑娘这么回答着实品性不太好。”

又说自己的品性不好?茹婉歌鼓着腮帮子委屈:“喂,我怎么了我,父母决定的事情我不知道不行吗?”不能说自己不是以前的茹婉歌,只好撒谎表示一下自己不知情。

阿弥陀佛,这谎是无心的,茹婉歌在心里默念。

沈命定微喜,忽然又皱眉:“那茹姑娘爱他也一样。”不知情婚约,却不意味着她不爱陆宣。

爱是什么?茹婉歌心里自问。

沈命定的问题,让茹婉歌想起了来这儿前,茹正唐叮嘱过自己的。

“婉歌,爹不希望你会做出什么背信弃义的事情,女子应当有的安分一定要有,陆宣待你如何,你也要心中有数。”

“爹都已经想好了,等你这次送了粮草回来后,不管你的意思如何,成亲吧!”

茹婉歌始终以为茹正唐是担心自己对沈命定生情,而今看来,她可以明白他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担心了。

再想到陆宣这几日相待,那是全心全意的不可辜负的。

“恩。”对陆宣,即使还是那般陌生,可茹婉歌终是选择点头表示自己是爱陆宣的,声音轻淡。

沈命定自嘲一笑,果然是自己最不想听到,偏偏也是预想到了的答案。

茹婉歌都不去看沈命定是什么反应了,抿了抿嘴,又添上一句:“回去就……就成亲了。”

“……”沈命定的瞳孔忽然放大了一倍,完全没有料想到。

沈命定坐在那里,身边的空气就好像忽然间凝固成冰,最后慢慢的爆裂融化。他慢慢的浮起笑意:“那就恭喜入茹姑娘和陆公子了。”然而眼底深处殊无笑意。

茹婉歌抬头时恰恰对上沈命定的双眸,对视了一会儿后,她才咧出笑容:“那时候不早了,我就先房了。”

茹婉歌站起来时候发现,沈命定也已经站了起来,并已经说完一句:“我送你。”

“不用了,这么近。”茹婉歌是不愿意有这样的机会,“我自己就好了,不再麻烦殿下。”

沈命定的心情错综复杂,说不清楚,终是笑道:“好,几步路的事儿,就不送了。”

玉林中医癫痫病医院
消肿止痛的有哪些中药
冠心病是怎么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