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和浩特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动力

一个月前

时间:2020-03-13 来源网站:呼和浩特汽车网
《猪笨笨的幸福时光》是李东华获第八届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的童话作品。一个月前,赶上这本书重新出版,东华委托责编寄来了样书。马上要上三年级的女儿先我一步,捧起了这部童话。小家伙读书,通常都是玩一玩,读一读,很少连续作战,“猪笨笨”竟是一口气读完。

可见,儿童文学要吸引孩子、走进儿童心灵,就必须能够以审美的形式顺应、呼应孩子的心灵需求,慰藉、补偿孩子的精神渴望。而所有这些,一旦具体到儿童文学作品中,通常熔铸为两类童年形象,一类是“现实的孩子”,一类是“理想的孩子”。其中,“现实的孩子”通常是作家由现实生活、童年原型基础上的“再造想象”结构而成。“现实的孩子”形象常常因极富现实感,故事层面真实、细腻、幽默、生动,而备受小读者青睐。这其实体现了儿童文学阅读的一种“现实效应” 通过对虚拟情景、故事、形象的想象体验、心理认同,获得自我肯定,自我扬弃,发散心理能量,寻求精神慰藉。这类“现实的孩子”在世界儿童文学中,曾诞生过诸如马列耶夫、小淘气尼古拉、皮诺曹、比比扬、埃米尔、马蒂尔德、马迪根等经典形象。不过,需要注意的是,这类“现实的孩子”形象有时会让创作步入“误区” 比如,因与现实生活贴得太近而少了想象翩飞的广阔空间;还比如因对童年真相的过于拘泥而少了跨越时空的概括与回味……

与此不同,“理想中的孩子”则更多源于作家生活基础上天马行空的“创造想象”。它因反映生活、书写童年的“似是而非”,而获得了更加丰富的形象内涵与意蕴空间。也因为具象化层面的象征、抽象而获得了对童年形而上的诗意把握,以及统摄生命成长、涵容精神趋向的梦想力量。此类“理想的孩子”在世界儿童文学中也催生过一系列优秀作品,如《爱丽丝漫游奇境记》《绿野仙踪》《长袜子皮皮》《彼得·潘》《小飞人卡尔松》《汤姆·索亚历险记》……和塑造“现实孩子”的作品相比,以“理想的孩子”为形象旨归的作品往往不仅故事层面奇趣横生,令人过目不忘,而且内涵层面意蕴绵长,富有余音、余味。实际上,更多时候,两者在一部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品中呈现出“融合”倾向,我中有你,你中有我,共同提示童年的精神结构、生命蕴涵。

《猪笨笨的幸福时光》中的“猪笨笨”这一童话形象显然更多呈现了“现实孩子”的形象特征。基于此,它获得小读者的喜欢也自然而然。整个故事虽然是在“其大无比镇”这个虚拟环境中展开,但“猪笨笨”出生后一路走来的生活内容和精神指向都是极为现实的。且不说它被猪妈妈逼着学算术的极度郁闷、无奈,也且不说它屡次被狐狸父子欺骗、捉弄的愤懑、委屈,更不必说它一而再、再而三自作主张、弄巧成拙的尴尬、茫然,手足无措……单就猪妈妈处心积虑、苦心孤诣、挖空心思购置种种“益智”药水、“减肥”灵药等情节设计,都无不透示出作品艺术构思、形象塑造上与现实生活“隔河相望”“遥相呼应”的“写实”倾向。毋宁说,这既是对现实中童年生命的一种精神观照,更是对生活里成人功利化思维制约、戕害童年天性的揭示、影射。

《猪笨笨的幸福时光》体裁上尽管是童话,但是其形象塑造和情节设置却具有与现实生活极其相似的现实性、逼真感,作品体现的是一种“由生活到童话,由现实到想象”的腾空一跃。这样的虚拟创造不是凭空的,而是多有依傍。具体就是,把虚拟的“其大无比镇”上,两个猪家庭的世俗纠葛,几个小动物的喜怒悲欢演绎得真切清晰;而在这些妙趣横生的想象背后,幼儿乃至儿童现实生活的种种情态也隐隐绰绰。

与“猪笨笨”生来愚钝、毫无心机、率真、拙朴的天性不同,“猪娇娇”的身上具备一个理想的完美孩子的品性:聪明伶俐、举止优雅、心地善良、情感细腻、勤奋好学、乐于助人、沉稳老练、才华过人。一句话,这是一个几乎没有什么缺点的孩子形象。而这样的形象上,显然寄寓着作家的某种童年观念、价值取向。

因此在我看来,故事结尾,“猪娇娇”与“猪笨笨”的结合就成为一种精神象征,一种现实互补,这既呈现了童年不同面貌的殊途同归,同时也是作家美好愿望、情感的表达。由此,作品中,“猪笨苯”的童年成长由“现实生活”进入“精神生活”。而童年形象也由此脱出了单一“现实性”的表征,获得了某种“理想化”的生命蕴涵。

(编辑:李央)

河北治疗癫痫病方法
常德中医白癜风医院
广西妇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