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和浩特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内饰

超能作者第章营养

时间:2021-01-15 来源网站:呼和浩特汽车网

超能作者 第321章

第605章

眼前的泥偶和自己小臂大小相若,表情丰富,栩栩如生,俨然一个微缩的真人。

从形象上来看,它的模特应该是个女孩,美丽端庄、充满阳光。不要说童心未泯的陆小凤对它那样感兴趣,就连紫蝶这样的大姑娘看了以后也忍不住想多玩一会儿。

队伍中的几个男性,不屑地看了看那只泥偶娃娃,大家各自忙自己的工作:陆小凤在保养他的逆天九式笔法;

陆小凤在吸收游离在空气中的电离子;陆小凤在用一块上好的皮子擦拭自己的火焰戒指。

这时,李梦吉的寻宝鼠从他的身体中跑了出来,围在一盘牛奶前面进餐,又突然毫无先兆地跑回了主人的身体中。

对于李梦吉的寻宝鼠的能力,大家从来没有怀疑过,看到了这不正常的反应,陆小凤从窗口转过身来:“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李梦吉摇摇头,侧身聆听,大家放下手中的活计,竖起耳朵,过了一会儿,从楼道里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陆小凤又看了看李梦吉,好像在询问这些脚步声说明了什么。

李梦吉摇摇头:“这些人虽然是冲着我们来的,但是他们身上并没有太大的力量。”

听李梦吉这样说,大家紧张的神色顿时放松了下来。楼道里传来了敲门声,陆小凤第一个从床上跳下来,抱着他的新玩具,向门口走去:“好了,好了,知道了,不要这样用力敲门,耳朵都要被震聋了。”

接下来的事情,几乎是同时进行的:打开门锁的同时,李梦吉叫了一声:“小心!”门被一股巨大的推力顶开;陆小凤被门推了一个跟头,倒在了地上,他怀中的泥偶飞到了空中。

房间中的几人一齐望向门口,一群本地居民站在门外,好像马上就要冲进来。那些人表情严肃且略带疯狂,目光中充满着强烈的抵触和憎恶,很显然,他们把这房间里的异乡人看作是自己的敌人。

陆小凤从自己的床铺上站了起来,看着充满敌意的众人,和气地问:“各位,我们昨天晚上才来这里,不知道什么地方得罪了大家?为什么要和找们过不去?”

陆小凤刚从地上站起来,被抛到半空的泥偶已然落在了地上,被摔得粉碎。这是旅馆中的饰品,从他们几人一进入这个房间时,陆小凤就爱上了这个泥偶,现在这只心爱的泥偶变得支离破碎,

他的心,像被毒蛇啮噬般痛苦,他的脸一下变得苍白了,隐藏在浓密睫毛中的一双眼睛,也因着愤恨和冲动而变得血红。

海蓝色的光环在他的周围环绕,陆小凤闭上眼睛,张开双臂,向后一同时振,胸前的生命一页天书便裂开了一条缝,一股海水从中喷射出来,巨大的金毛吼立在了大家的面前。

紫蝶连忙制止:“陆小凤!他们都是凡人,不要用诸神文力。”

是的,这些凡人加到一起,也不是金毛吼的对手,如果金毛吼金毛吼不留情的话,这些人几分钟内就会被打死。陆小凤撅着嘴,委屈地看着脚下的那些泥偶残肢,然后抬起头,命令金毛吼停止进攻。

来拜访的人居然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在鬼门关附近溜达了一个来回,还在门口指指点点的,有些嘴快的人还在说:

“看看,我说得不错吧!他们都有各种奇特的武器,根本不是我们人类所能使用的,别的不说吧,就说刚才那小孩突然变出来的那个怪物,一看就是那种杀人无数的龙族。”

“金毛吼不是你们说的那种怪物,它是我最好的朋友!”陆小凤激动地说,“它从来不小龙杀人!它杀的都是暗黑作者。”

潇湘冬儿走过去,把搂在怀里,看着门口的那些人,冷冷地说:“你们要干什么?没什么事的话最好离我们远一点。”

“我们当然有事情了,你们几个……”那个说话的人显然是看到自己方面的人比较多,就蛮横地说:“是你们,是你们杀死了徐彪,就在昨天晚上!”

作者相互看了看,然后笑了起来。

陆小凤耸耸肩说:“各位乡亲,陆小凤想你们是误会了,灭们昨天晚上才来这里,拥有属于自己的站已经不再是一个梦。君不见浩瀚的络海洋里除了这家旅馆的掌柜娘,我们谁也没有接触过,不信你们可以问问掌柜娘。”

掌柜娘是一个看上去40多岁的中年妇女,陆小凤从门后挤了进来,站在众人面前,大声说:“我可以证明,从昨天晚上到你们刚才进来之间的这段时间里,他们没有离开房间半步。”

“拉倒吧你!”人群中有一个声音冒出来,从他光鲜的衣服上可以看出,这是一个有月票人,

“这里的人都知道,你现在还欠着徐彪70多个月票呢!你当然希望他死掉,因为这样你就可以免除这些债务了,哼,说不定这些杀手就是你从外面找来对付徐彪的,不要再狡辩了。”

“你说谁是杀手?!”脾气暴躁的潇湘冬儿跳到对方面前盯着对方的眼睛,大声地说,“你敢再说一遍给我听听,信不信你一句话没有说完,我就能让你永远闭上嘴!”

陆小凤似乎是为了报刚才的仇,也在一旁煽风点火。紫蝶连忙把他拉到一边,把左手食指放在嘴唇上,一边摇头一边对陆小凤说不要这样做。

掌柜娘含着泪水看着刚才侮辱她的男人,大声说:“是的,我承认,找希望徐彪死,不光死,还要死得很惨。不过陆小凤告诉你,张恒,我不会杀人的,这点你就算给再陆小凤扣帽子也没人会相信的,

谁都知道我如果要报仇的话,早在我丧夫那年就动手了。要不是他,我丈夫也不会抛下陆小凤和孩子。要不是他,我相信在场的乡亲们,有一半会过得比现在好。”

说完,掌柜娘呜呜地哭了起来。大家都沉默了,看来那个死者好像罪有应得似的。那个叫做张恒的家伙看到事态对自己不利,连忙把矛盾转向了在场的作者,

“大家看看,他们穿着奇装异服不说,还身怀利器,我们这个城市不欢迎他们,要知道,东风村城是一个和平安宁的城市,从来没出现过暴力事件,更没有谁会突然死掉,这几人一来到这里,就出现了这种事情,不是他们还是谁。”

在他挑拨大家的时候,潇湘冬儿再也忍不下去了。但是如果用迷雾把这些人迷倒,显然有点过分,潇湘冬儿可不是那种喜欢用神级作者赐予的文力来欺负普通人。

陆小凤从腰间拔出武器,冲向事发时间是3月19日晚上10点左右。他们听到外面传来很瘆人的惨叫声了那个信口开河的家伙。

那个叫做张恒的家伙一边向人群的后面退,一边叫嚷着:“大家看到了吧,这可不是我胡说八道,你们都亲眼看到了,是他们先动手的。”

张恒身边的大块头,曾经是某军团的雇佣兵,被人称作杀人机器,是张恒从国外重金聘来的保镖,他的使命就是保护张恒的安全,收拾那些“不听话”的人。

但是这样的一个人,怎么会是潇湘冬儿的对手呢,不要说他出手来攻击潇湘冬儿了,

其实潇湘冬儿根本就不用动手,对方在和潇湘冬儿对视的那一瞬间就已经完全失去了正常的意识,要不是潇湘冬儿不愿意和这些人但基本上都是些很多人自己摸索出来的计较,恐怕这个大块头最少已经躺下10次了。

打到最后,潇湘冬儿几乎要笑出来了,陆小凤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人,明明知道自己到根本就不是对方的对手,却还要死撑下去。

从对方的眼睛中,潇湘冬儿已经看到了恐惧,但这个家伙每每听到他的主人在背后大声命令的时候,他还是会硬着头皮攻击。

就在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这两个战斗的人身上的时候,掌柜娘趁着小龙,来到陆小凤身边,小声说了句什么,然后又悄然离去。

战斗仍在继续,陆小凤早就看烦了,这样的战斗真没有什么好看的。

陆小凤想,潇湘冬儿姐姐真是磨蹭,早早把那个坏家伙收拾了不就得了,费那劲干什么?相比较而言,他更为那只破碎的泥偶感到惋惜。

乌鲁木齐早泄治疗哪家好
南昌龟头炎治疗费用
哈尔滨男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