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和浩特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内饰

书博会上的作家身影力量

时间:2021-05-05 来源网站:呼和浩特汽车网

在本届书博会上,张炜、张海迪、裘山山等作家,尽管没有引来读者的热烈追捧,却在众声喧哗中,发出了自己独特的声音。无论这些声音是激切的,还是平和的,他们的真诚和本色,都为这次书博会增添了一抹生动的亮色。

张炜:坚持“一毫米的文学理想”

作为本届书博会的东道主,山东省作协主席、作家张炜4月26日来到山东师范大学发表演讲,却只字不提书博会,也不提自己的新书《芳心似火》,一开口就将矛头指向了小学语文教育。“有些作家从小受到华而不实的文风滋养,过多地堆砌华美词藻。还喜欢写套话、虚话和空话。”

张炜还批评了当下写作、阅读的虚浮之风。他坦言自己不喜欢状语很发达的句子,而是主张写作应该回归质朴,写自己想写的话。很多流行文学作品里,语句都似曾相识,鲜见作者具有原创性的造句。“这和时尚、视听、浅阅读都是有关系的。而我,就想好好地造句。当被问及如何看待中国文坛精神的整体性溃退,张炜表示:但凡成名的大作家,都经历过痛苦的历史,痛苦给予了他创作灵感;成名之后,有人却忘却了苦难的历史,背叛了自己的阶层,去讨市场的欢心,还不惜用很多高妙的言辞来粉饰自己,这种现象令人痛惜。

说到如何在喧嚣浮躁的市场环境中坚守文学理想,张炜认为,首要的是回到生活的第一线去看去听去问,去获得第一手的属于自己的现实,最粗颗粒的,最原始的现实。“现在一些作家所谓的‘生活素材’,连二手都谈不上,很多是三手四手的糟粕货。所谓的原创又从何谈起?”此外,最重要的是,回到自己的内心。他说:“不看电视剧、少上,让寂寞逼得你自己写你自己想写的。如果说我还坚持着‘一毫米的文学理想’,那也正是这个。”

中国纺织服装企业议价权相对也在加强。广东省纺织品进出口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钟浩森手中的有些服装出口订单已经排到年底 张海迪:关注孩子的心灵成长

对全国残联主席、作家张海迪来说,她最关心的莫过于怎样更好地关注孩子的心灵成长。这也正是她在4月26日举行的“张海迪的文学世界与精神气象”阅读推广活动上侧重谈论的话题。

在她看来,今天怎样当好父母是非常重要的问题。“我们很多大人都有一个认识上的误区,以为今天的生活比我们以前好多了,孩子们一定就比以前快乐。”张海迪说:我想今天的孩子们遇到的困惑比我们以前只多不少。因为今天城市里的孩子们都是独生子女,他们在家里没有伙伴,这会加剧他们心灵上的孤独。“很多人平时忙于工作,一回家就打开电视,很少和孩子沟通交流,不经意间忽略了孩子的心理需求。”

基于这样的现实,张海迪建议家长要格外重视孩子的阅读。“不仅是书面阅读,给孩子积极找他们愿意阅读的书,对他们成长有益的书。当然,还有听觉上的阅读,比如学会给他们讲故事。”“而且我希望不仅是城市的孩子能够读书,偏远地区的、贫困的孩子们也能够读书,通过读书改变他们的生活,改变他们的命运,将来为我们社会做出贡献。”

裘山山:希望文学给人温暖和抚慰

因电视剧《春草》的热播,作家裘山山几年前写的原著小说由上海文艺出版社重新包装出版,并引起多方的关注。

小说讲述了一个普通的农村女人在变革的年代,排除万难坚定地走下去,最终主宰自己命运的故事。裘山山透露,一开始她想把春草写成中国版的“阿信”,后来却放弃了这种打算。“我喜欢贴着地面写作,就像春草的原型一样,生活对她来说有百般的不如意,她屡屡受挫,再起来,又失败,又从头开始,她的理想就是有朝一日成为城里人,过上好日子。”

春草到最后也没有完全实现自己的心愿。“但‘春草也能开花’,小人物百折不挠、绝不放弃,总有一天要过上好日子的奋斗精神仍能给人带来温暖和抚慰。”这也恰恰体现了裘山山的创作观。她表示:有人说我写东西过于温情,或者说不深刻,他们认为要写丑,揭示人性恶才是深刻的。“不过,我希望文学应该是给人温暖、给人抚慰的,因为我觉得现实里已经有很多很糟糕很丑恶的东西,我不想在作品中增加那些东西。”

长期生活在部队大院,衣食无忧,裘山山却没法不去关注底层人的命运。她说:或许我的前世就是春草吧,写他们这一类人是天性使然。“尽管,在生活上我与他们有距离,不过在心灵上、感情上却贴得很近。”她写过下岗女工、打工妹、 、孤寡老太太,也写过小偷、流浪汉、票贩子。尽管故事中人物的角色经历了几度变换,不变的却是她作品中的暖色调,还有这些底层人物身上透露出来的坚韧、善良、温情的人性之光。

(:范文馨)

短效降压药和长效哪个副作用大
杭州哪里有白癜风医院
日照白癜风专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