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和浩特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养护

不取消过路费

时间:2020-01-16 来源网站:呼和浩特汽车网

不取消过路费,让“燃油税”变味

“燃油税即将开征”引爆热辣话题,车主是受益还是无益,油价和过桥过路费、养路费如何处理等问题引发热议。19日从权威人士处了解到,如果开征燃油税,预料税率在30%~50%之间;同时,燃油税取代养路费的可能性很大,而过桥过路费等费用,不会一起同步改革。(《广州》11月20日)

记得在今年两会期间,国家税务总局副局长宋兰曾这样描绘燃油税的实施前景:“通过开征燃油税,把其他的公路养路费、过路费、过桥费、交通运输管理费等统统去掉”。现在,千呼万唤的燃油税终于实施在即,但“权威专家”却告诉我们“过桥过路费等费用,不会一起同步改革”,这无疑让人备感失望,不啻是在当前热盼燃油税的公众头上浇了一盆冷水,同时,这也令酝酿多年的燃油税政策面临变味、走样之虞。

首先,这是对《公路法》实施的变味、走样。燃油税的开征依据——《公路法》36条规定:“国家采用依法征税的办法筹集公路养护资金”,而该法21条同时规定,“筹集公路建设资金,包括依法征税筹集的公路建设专项资金”。这意味,燃油税的征收目的和用途,实际上是包括所有公路的建设、养护的。现在开征燃油税,只取代养路费,而不同时包含对过桥过路费的替代,显然并不符合《公路法》的立法本意。

更重要的是,开征燃油税,而过桥过路费等不同步改革,也是对公路本身公益本性的一种变味、回避——既不利于这种价值本性的回归,更将错失改革目前不合理公路收费体制的时机。眼下,我国公路的公益本性被扭曲的程度究竟有多深?一个广为引用的数据是:“全世界收费公路14万公里,10万公里在中国,占全世界的70%”,其实事实远比这更为严重、触目惊心——今年2月28日国家审计署公布的审计报告显示:“截至2005年底,18个省(市)收费公路总里程13.31万公里,约占全国收费公路总里程的70%”。由此不难推算出全国收费公路的总里程实际上是:19万公里以上(13.31万公里/70%),而如果我们考虑到这还仅仅是“截至2005年底”的数据,最近三年来全国又有大量收费公路竣工并投入使用,那么,“全国收费公路总里程”数字应该早已超过20万公里。

收费公路的体量如此巨大骇人,相应的公路收费站更是天罗地一般,“公路”之“公”,无疑早成了一句名不副实、徒有虚名的空话、笑话。这正如上述审计报告指出的:“条件稍好的二级以上公路几乎都是收费公路,不符合国家关于‘公路发展应当坚持非收费公路为主,适当发展收费公路’的指导原则,这种状况实质是将政府提供公共产品的一部分转嫁给社会和公众。”

显然,彻底改变这种公路不“公”现状,还公路公共公益的本来面目,开征燃油税正是一个大好契机——以燃油税取代眼下过多过滥、冗杂不堪,同时又很难有效监管的包括养路费、过路费在内的公路收费,将公路的建设、养护从源头上都纳入到公共财政的体系中来。事实上,公众之所以如此翘首期待燃油税,关键和要害正在这里。这正如有人表示的,“如果能够取消过路费,燃油税(率)就是提高到50%我们也乐意”。

当然,考虑到收费公路复杂的实际情况,对于过路费的取消,我们也不必一蹴而就,不妨分步实施——在燃油税实施之初,先只取消高速公路之外的普通公路收费,待条件成熟之后,再逐步推广延伸到高速公路收费。

必须看到,在目前宏观经济形势下,推进公路收费改革、裁撤公路收费站,将其整合到燃油税改革中来,实际上也是“扩大内需、刺激消费”的当务之急——无疑,只有公路负担减轻且公平合理了,“货畅其流,人便于行”交通环境才是可能的,进而国民经济的平稳较快增长,也才会有一个坚实的交通基础。

怀化中医癫痫病医院
奥利司他胶囊有效吗
淮安男科医院地址